2011年4月16日星期六

绝望家伙的心态

老实说,没了藤鞭我真的不会教书,课堂上,说十遍不如打一鞭有效(一般小学高年组的学生情况)。当然,也不是动不动就鞭的,要对学生讲道理,要设立规则,犯了轻微的错就警告。严重的犯了规或警告过再重犯,就亮藤鞭了。要教学有效,软硬兼施是必要的,视情况而定。无论是赏或是罚,讲了就一定要做到。一律盲目的讲究爱心教育,机会给了再给,只会让孩子抓着弱点,骑上了头,今时今日的孩子太会察言观色了!看到种种教师被投诉、被告的事件,实在心寒。教好学生,我责无旁贷,当然心里深深明白这样做没有任何法律会保障自己,所以这一路走过来,一直都是如履薄冰。我喜欢教育孩子,却对这份职业丝毫无安全感,条件再优厚,我都不考虑选PENCEN制。若那一年那一日,遇上野蛮家长,我宁可撇鞭不干,也绝不低头.因为"士可杀,不可辱!”。当这份差,除了每月待领那份饿不死、却也不能致富的薄薪,就只是为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尽力的教好交到自己手上的孩子们。看到孩子的改变就是自己最大的肯定和奖励,我不奢求家长或学生们的感激,也不稀罕人们在教师节时对我们歌功颂德。只要这些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家长们平日少来学校惹事生非,干涉老师们教学,就阿弥陀佛,万分感激了!

6 comments:

elaine 说...

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,用鞭的次数已少之又少了,竟可能不打,但若被“逼”时,藤鞭还是会派上用场。

菊姿 说...

我每天都带藤条进班, 但是是用来恐吓学生的, 打桌子, 打黑板。 也用来打学生, 不大则已, 一打就要打大大力, 因为久不打, 他们就会忘了老幼有序, 爬到头上来了。

最近, 我采用了carrot and the sticks 的政策, 正在试用期。 不知道会不会有效。

平凡人 说...

无可否认,藤鞭一出手,课室静若空,尤其遇到一些顽固的学生,鞭打或许真的能让他们有所“收敛”。

以前的学生和老师都把自己的身份分得很清楚;老师打,就是因为学生做错,希望学生悔过;如果学生再向父母告状,父母不但再加一藤,还和老师站在同一阵线。

社会和家庭结构的改变,学生和老师之间已经开始摒弃严肃的师生关系,反倒像朋友。家长也会极力维护孩子,导致过于保护及溺爱孩子,即使孩子犯错也不允许任何人规劝和惩罚。

身为90后学生的我,当然反对藤鞭政策。

想起我小学老师第一次进班的第一句话:“藤鞭我放在这里;但我不想鞭打你们,因为你们不是动物园里,让训练师鞭打才肯表演的禽兽。”

果然一整年,藤鞭放着直到生灰尘(大家都不想当动物园的禽兽?)

总觉得教育是件伟大的事(不是奉承的话),尤其面对一大群学生,要用什么教育方式,才能找到学生,家长和自己找的平衡点,应该很累很犯吧。

p/s:人生虽然很绝望,但是有时候还是要啊Q一点,或许绝望的背后是希望?

平凡人 说...

很累很烦*

芷晴妈 说...

看得出,妳是位很尽责的老师啊!
我是家长,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老师跟家长必须互相配合,才能双赢的教好孩子。坦白说,我会很紧张,也很心疼,如果老师鞭打我的孩子,我也会向校方做出反应。但,不是要投诉老师,干涉老师们教学。而是要明白孩子犯了甚么错,在家加以纠正,让孩子不再犯错,给老师添麻烦。
在我心里,老师的地位是崇高的,是被尊重的。(害群之马另当别论)。
或许,当老师这一行的确是份苦差。但,当看到被教过的学生,将来出人头地,做个社会有用之人。那,不是老师最大的安慰吗?
加油哦!老师。

四月 说...

辛苦了。

看来你没选pencen制也有道理。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