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

转机


这几个月我感觉特别的难过,步步艰辛,心情异常的沉重。同时,我也在无助,如何摆脱这样的心境,因为长久下去必损健康。终于,因为一位同事的升迁是我有机会再回归教华语的行列。虽然依然是在微型,工作依然是繁重的,只是想到可以摆脱教国语和当英语主任的苦差我还是觉得庆幸的,希望这是一个好的转机。只少在申请转职之前日子不会太难过。人总是要知足才能长乐的,不是吗?所以这个短暂的节庆假期,我的心不再那么郁闷。心中的千千结已也解开了不少。在这里我禁不住要热情的高声呐喊"Selamat Hari Raya"(开斋节快乐!)

2017年4月1日星期六

优差,鸡肋也

打从二度怀孕,我就知道自己将会更忙更累,周旋于工作与孩子之间,顾此失彼。于是申请到较近门庭也较小型的学校任职。一心想着打拼了这么多年,希望这几年可以放缓脚步,多放些时间给成长中最需要我的两个孩子。去年底产假时,调职成绩出炉,我失败了。没关系,调适心情准备再继续努力。谁知,开学将至,收到教育局的一个意外惊喜。我成功去了自己想去的学校。可是好景不长,几个月后再次收到调职信。这回我没申请哦,突然说我的新学校过剩一个老师,我是牺牲者,这一回把我调派到一间微型学校,要命的是可能从此教我最致命的国语和半调子的英语,还得当英语主任。我好辛苦啊,如何能解脱???好希望家里没有经济负担,我可以马上离职。多关注孩子的愿望是否也要成泡影?
扪心自问,在教育界这一路走来,我虽然不能说做得最好,却也默默地尽心去做好自己的本分,不图名利,但求能辅助学子,不误人子弟。难道这就该是我的下场吗???一份本是让我有使命感的工作,如今顿成鸡肋。谁能告诉我如何突出重围?

2017年1月21日星期六

发泄

今天心情很沉。不可以对家人说,怕被嫌唠叨;不可以对亲人说,怕吓着他们;不可以对朋友说,怕烦到人家;写在面子书上,后果更可怕,吓倒整村人。想了好久,居然没有人可以倾诉。好可怕!我怎么啦?我是如何变成一个怨妇(爱抱怨的女人)的?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怨妇?我该怎办?若这个样子,有朝一日发生家变,还得付上责任。倒霉的是孩子!我该怎办?啊......!!!!!!!!!!!!!!!!!

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

蒸奶油蛋糕

最近怀念起奶油蛋糕的味道,家里的烘焙炉又还没设立起来,因此继续上网寻找蒸版的奶油蛋糕,吃起来也较健康

(阿Q一下 )。其实味道也还不错哦,下午茶配咖啡满享受的。











食谱来自:简单。生活

材料:
奶油 180g
糖 150g
蛋 4粒
自发粉 180g
可可粉 50g
鲜奶 2tbsp(加入调好的巧克力面糊里)

做法:
1.   将奶油和糖打至呈乳白色
2.   逐一加入蛋打至均匀
3.   再分次加入自发粉拌均
4.   然后把面糊分2份,大份的保留原味,小份的加入可可粉拌匀。
5.   装模时以一匙白一匙褐相间地放。
6.   大火蒸 45分钟即可。

2016年11月26日星期六

六周年纪念 - 13/11/2010



     
     



       六年前的今天,我俩完成终生大事。岁月匆匆,距今已然六年。大宝和小宝前后都来报到了,我们开始了疲累忙碌但也甜蜜的育儿生涯。其中有苦有乐,他们让我俩手忙脚乱,却也带给我们无数的欢笑。

       今年,小宝刚来报到,我们还在手忙脚乱的适应期中。因此,只能趁大小二宝在奶妈处的下午时段到餐厅一起度过温馨的纪念日。我俩吃得津津有味,这时我问某人食物味道如何,他说了这样一般话:“食物是否可口得看和什么人一块吃”。好一顿可口的午餐!

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

小宝来报到了

       孕后期,身体日益笨重,整个人都特别地懒散,尤其是坐着或躺着时,很不想起身。我提早产假两个星期。产假开始,我的心情才比较轻松些。我们的工作真的太压力了!
       2016年9月19日,距离预产期仅一天。晚饭后,除了腹部有绷紧的感觉(事实上,这次怀孕的第十个月开始就不断能感受到这种子宫收缩的感觉),我开始觉得下腹有些微微的疼痛。这种感觉是曾相似,小宝应该是时候来报到了。由于上次宝宝很快就出世了,因此今次马上到医院待产。
        原以为这次较早到医院等待,不会像上次那样狼狈,到医院时疼得站不起身来。谁知。这次不幸遇到一个懵懵的老护士。她量到子宫开四指,就一直让我等着。后来我的阵痛不断地加深,直到我完全无法忍受,只能开口大喊才能从那种疼痛得到释放,她依然在那儿慢条斯理地走进走出,也没让我吸麻醉气。后来,有个马来护士经过,我才要求她让我吸麻醉气。接下来,一疼我就猛吸麻醉气,才好过些。记得前后吸不上五次,宝宝就出来了。由于那反应迟钝的护士太迟叫医生,结果医生到步,宝宝已经出来了。幸好,有惊无险,我和宝宝都没事。真是一次可怕的生产经历。

第二份礼物

       待孕了一年,终于盼到第二份礼物。年头开学不久就发现月信没到访。有了上次的经验,开始细心留意自己的日常生活变化。食量是没怎么明显的变化,不过倒是会感到疲倦,而且伤风、咳嗽,整个人病兮兮的,显得格外苍白。耐心地等过了两个星期才试一试验孕棒。哈,两条线! 
    与上一胎一样一期的孕程都一直伴有血迹需要打安胎剂。只是这次岁数高了些,有些担心胎儿的健康,几经内心挣扎后在第十五周去做了羊膜穿刺術。遇到贵人相告,原来中央医院也有这类手术的,医生也很专业,而且省了好一大笔的费用。只要找公立诊所的医生写推荐信就可以了。
        虽然很麻烦,可是因为打算自然产,因此还是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两边跑,监督严谨,希望宝宝在妈咪肚子里安稳地成长,顺利出世。
        第二胎正好遇上第一年接触KSSR,工作量也很多很繁琐,令我常常感到烦躁。我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因为孕期间荷尔蒙变化导致烦躁,还是情商管理太低。虽然身边的亲友一直提醒自己别太烦躁,坏情绪会影响宝宝,可是还是觉得自己格外的没耐性,很烦躁。但愿宝宝别受太大的影响。
         孕期第八个月医生告诉我别走活动太多,因为胎盘位置不够高,靠近出口,若有出血就得提早生产或者躺到生产。我可紧张了,这才停止教舞蹈课。幸亏,第九个月时,胎盘随着宝宝成长而扯高了,医生说没问题了,我才松口气。不过,这时的我真的已经大度便便了。
         孕期间虽然我一直努力尝试找时间朗读地藏经,却也发现出现不少障碍,一会儿咳嗽伤风啦,办公迟回啦,精神不足而打瞌睡啦。只能随缘了,尽力念,希望宝宝安乐易养,夙业解除,成为一个快乐的福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