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15日星期三

等待的心情

终于结婚了,接着就要积极办理调职的事情。明年的调职申请不获批准,于是又被逼跑教育局。婚后原想可以好好歇歇,谁知又得为这事儿烦。想到上教育局,看那些官员的脸色,心情就沉重起来。于是过了哈芝节,我们俩连一起到布城教育局去上诉。一大清早,大老远的从怡保开车到布城,车被逼泊在大老远的停车场,进了办公室,填了上诉表格,进到会议室见有关的官员,整个会议室十多个上诉的人,大家轮流的向官员讲述调职的原因,最后才呈上表格。官员只说回家等消息,什么时候会揭晓就无可奉告。整个过程好像很敷衍,之后就是要“等”。整个假期什么都不能计划,开学后到底该在原校教书或到新学校执教依然是未知之数。眼见就要开学了,大概是凶多吉少了吧?!该做的都做了,人事已尽,现在只有听天命了吧。看样子,真的是该多拜神祈福了,但愿神能佑我,去影响那些官老爷的决定了。哈哈!

7 comments:

菊姿 说...

祝福你可以早日如愿。
上回, 我也是到putrajaya 去求情。 那个官, 还说鸟话, 说什么, 要是真爱, 就算分离多远, 感情也不会变质。

还好, 校长帮我很多, 又帮我找督学, 最后还是成功回来了。

你有找督学帮忙吗?

汪锦贵 说...

我能帮到你什么吗?槟州华校督学官Amanda Lee(李宝珠)是我的小学老师。或许我能帮你尽点力?有需要尽管开口,我的email是gimkooi@yahoo.com。这个星期天会和李老师(李督学)聚会。

芷晴妈 说...

哎哟!只说回家等消息啊?但,很快就要开学了呀?真是死人啊!
是啊,像菊姿所说的,找督学帮忙吧?我想,有人际关系的帮忙,易办得多吧?祝福妳如愿以尝!

desperatefellow 说...

菊姿:那些官爷总是摆着张冷面孔,说些冷言冷语,真的很可恶!我没找督学帮忙。

汪锦贵 :谢谢你。李督学会帮忙吗?若她真的愿意帮忙,我真的愿意试试找她帮忙呢。

芷晴妈 :连当教师也须有后台支撑才能调职,这是个什么世界啊!

汪锦贵 说...

我会帮忙把你的问题转告李宝珠老师(我一直都叫她老师),我了解李老师的为人,能帮得上忙的她一定会帮,她不是那种会耍花样或是演戏的人。先让我跟她谈谈你的问题,如果有必要,我安排你们见个面。这个星期天晚上我们有个小学同学聚会,她会出席。等我的消息,应该是星期一吧!祝福你好运。也别太为这件事烦恼了,我们能掌控的事就让我们尽力去做,在我们控制范围外的就由不得我们去操心了。操心也没用,对吗?

desperatefellow 说...

汪锦贵:是的,尽人事,听天命。哈哈!无论如何,谢谢你,汪老师!

汪锦贵 说...

老师:
请你通过email联络我。我把李宝珠督学的手机号码给你。这里不方便公开。谢谢。

发表评论